老天爷对我不薄让我在快要放弃自己的事情你来

繁华世界平台登录 admin 浏览

小编:不要了,我真的不想每天都和嫂子见面,不是她不好,是我没脸见她。 哥哥不再勉强,她想要新的开始,那就让她自己选择吧。 孙小乔在原本的酒店很远的地方找了另一家酒店,以为

“不要了,我真的不想每天都和嫂子见面,不是她不好,是我没脸见她。”
 
    哥哥不再勉强,她想要新的开始,那就让她自己选择吧。
 
    孙小乔在原本的酒店很远的地方找了另一家酒店,以为这次可以不用在遇见崔闫玺,却不知道,她刚办好住下的手续,崔闫玺那边就收到消息。
 
    崔闫玺要求,“把她住的那一层,除了她的那个房间,其他的都定下来。”
 
    以至于下午孙小乔接到哥哥的电话让她去朋友公司面试的时候,她刚出门就又莫名其妙的遇见了崔闫玺。
 
    他就像是早就站在对面门口等候她多时一样,两条大长腿交叠的倚站在门框上,好整以暇的看着惊讶的她,对他如沐春风般的微微一笑。
 
    “你不是早上的那位有超级帅气老公的女人吗?又住这里了啊?是和老公吵架了吧,离家出走?”
 
    孙小乔看他现在的样子很是气恼,“你这人怎么阴魂不散的啊,你不会是跟踪狂吧?”
 
    崔闫玺叹气,“你不知道,我是被老婆抛弃了出来找老婆的,对了,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孙小乔的女人?她就是我老婆。”
 
    孙小乔无语外加头疼,但还是配合他失忆的演出,“不认识,没听说过。”
 
    崔闫玺佯装失落的叹气,“哎,要是让我找到她,我就拿绳子把她绑在家里,看她还跑不跑。”
 
    孙小乔脑海里不禁出现她被他绑在家里的那个画面,不禁打了个寒颤,还好没承认自己就是他要找的孙小乔。
 
    “我没时间听你说这些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其实,她还在心里默默的说了句,‘希望她回来的时候,不要再见到阴魂不散的他。’
 
    崔闫玺很有把握的一笑,他甚至都知道,她现在着急出门是去做什么,回到房间,换了一身时尚贵气的正装,准备去公司迎接新的特助。
 
    在离开自己的国家去面试的孙小乔还是有些紧张的,不知道会不会成功,也不知道她的上司是个怎样的人?哥哥在电话里告诉她,那里是一家华人公司,里面的工作人员也是中国人占多数,执行总裁也是中国人。
 
    她没想到面试会如此的顺利,简单的几个问题,她就被带着去见她的顶头上司,总裁大人。
 
    站在华丽的中国风木门门口,她紧张的做了个深呼吸,人事部总经理在敲过门得到里面的回应之后带她进去。
 
    “总裁,这位是您的新特助,孙小乔。”
 
    孙小乔在和坐在大班椅上的男人四目相对时,她真像转身就走,这完全不可能的事情,为什么……会是他?
 
    先不说他之前是在黑道上混的,就他现在一个失忆患者,还是只有一天记忆的人,怎么可能会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总裁?
 
    人事部经理走后,崔闫玺佯装很意外的说,“好巧,我们这一天已经偶然遇见了三次,算不算是很有缘分啊。”
 
    孙小乔低声嘟囔,“有缘也是孽缘,真不知道自己千里迢迢从国内跑到这里是为了什么?明明就是为了躲他,再也不见,怎么还就……从登上飞机开始,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见面。”
 
 第269章 一片空白
 
    崔闫玺明显有些小人得志,孙小乔都开始怀疑,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失忆了,总感觉他看她的眼神里夹杂着一种让人猜不透的神秘。
 
    他说,“孙特助,那从现在开始,我们就开启工作之旅吧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我不干了。”还什么开启工作之旅,才没有心力和他瞎折腾。
 
    崔闫玺一点儿都不着急,看她转身要走,他吊儿郎当的挑着二郎腿阴阳怪气的说,“走就走吧,就是我听说了点儿你哥和你嫂子的事情,会做什么,我也不知道。”
 
    孙小乔难以置信的回头看着他,他到底是谁啊?
 
    “崔闫玺,你别太过分了,我和你之间最好走的路,就是分道扬镳,桥归桥路归路。”
 
    崔闫玺看着被惹怒的她,她这是准备承认,她认识他了吧,他认真的问她,“我们认识,对吗?”
 
    孙小乔一阵心酸,她真的快要被他逼疯了,气不打一出来的她气冲冲的走回来,拿起他办工作桌上的文件就开始往他身上扔,也不是只要文件,能扔的她都给扔了。
 
    “崔闫玺,你知不知道,我最讨厌听到的就是你这句话,我和你不认识,不认识,不认识,从来就没认识过!”
 
    她歇斯底里的嘶吼,手里能拿到的东西统统泄愤的往他身上扔,再隐忍下去,她真的会崩溃。
 
    崔闫玺稳如泰山般任由她打着,他对她的记忆只有昨天一天的,她说过,他们是夫妻,还是所谓的假夫妻,他不确定她说的是真是假,对心里对她深爱的感觉,却是真的。
 
    他看着她生气,恼怒,他会束手无策,他想抱紧她,却又害怕,他曾经真的很深的伤害过她,他是心虚,自己连抱她的资格都没有。
 
    整张办公桌上只剩下了一台电脑和一个水晶质地的烟灰缸,所以说,能打伤他的东西,她没有扔过来。
 
    崔闫玺看着控制不让自己眼泪掉出来的孙小乔,心疼万分,他说,“我想留住你,昨天发生的事,我都还记得。”
 
    他的话反而让孙小乔很愤怒,她怒目圆瞪着他,大颗大颗的泪水滑落,他想帮她擦掉脸上的泪痕,想要安慰她,她却不稀罕他的靠近。
 
    她后退一步,问他,“所以说,你恢复记忆了?”
 
    崔闫玺摇头,一双深邃的黑眸里夹杂着对她深重的歉疚,“对不起,只是记忆没有之前那么短暂,没找回来的只剩过去四年的婚姻。”
 
    对他这样的答案,孙小乔真是哭笑不得,她嘲讽的告诉他,“过去四年的婚姻,不是你没找回来,而是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我不管你现在记得什么,我都不想和你继续纠缠,崔闫玺,你的忘记,是最好的结束。”
 
    “为什么?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分开,你别告诉我你不爱我,你骗不了我。”他相信自己的内心深处感受到的感觉,他对她根本就是欲罢不能,每分每秒都想能看到她。
 
    孙小乔讽刺的嗤笑,“你真的想太多了,可能是因为当初我非要提出离婚,所以你打心里觉得没面子,才会放不下,才会不甘心罢了,然而,我和你,真的没什么。”
 
    崔闫玺不相信他说的话,一句都不信,他质问她,“那昨晚呢?就算我忘记了过去四年的时光,昨晚发生的一切也是假的吗?我感觉到分明是你的热烈和情动,你为什么还非要躲避我?”
 
    孙小乔被他逼的没有办法,“崔闫玺,你非要让我说实话你才死心是不是,那我就告诉你,是因为你快死了,我为什么要和一个随时都可能会死掉的人在一起生活,我的美好时光为什么要浪费在一个快要死的人身上。”
 
    “小乔,你在说什么?”她怎么可能这么说?
 
    为了掩饰心里的痛,孙小乔声音放大好几个分贝,“我说你快死了,我不想和你……”
 
    “孙小乔!”听不下去的崔闫玺吼声打断孙小乔的话,深邃的眼眸紧凝着她,“所以说,你明知道我快死了,还是要离开我对不对?”
 
    现在的他们就是长痛不如短痛,孙小乔狠下心来回答他,“对,我才不要和一个快要死的人在一起,我才不想每天陪你去医院检查身体,更不想每天晚上临睡前最担心的就是第二天你还会不会醒过来。”
 
    听她绝情的话,崔闫玺忧伤的勾了一下唇角,安静下来的办公室,压抑的空气让人快要窒息。
 
    他说,“让我现在放弃你,那我宁愿立刻就死,孙小乔,你来选择吧,让我现在死,还是努力的活下去?”
 
    孙小乔不太理解他话里的意思,不确定他是不是只是想要威胁她,“崔闫玺,你能不如此幼稚吗?”
 
    崔闫玺用力的攥紧她想要逃离的手,实实的贴在自己的左胸口上,深邃的眸,深情的神色里夹杂着对她的万分不舍,“没有你,我真的会死,所以我求你,别丢下我一个人,我会害怕,小乔,我真的会害怕,就如你说的,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根本不敢闭上眼睛,我是真怕我睡了,就永远都醒不过来,我是害怕,住在我心里挥之不去的你,过得不好怎么办?”
 
    他的另一只手轻抚着她的侧脸,嘴角苦涩又幸福的上翘一下,“老天爷对我不薄,让我在快要放弃自己的事情,你来到了我身边,当我知道,你就是我日思夜想的孙小乔时,我告诉自己,我一定要让你幸福,我一定要把全世界的幸福都给你,可你,并不想要。”
 
    孙小乔心痛不已却还是用力的推开他,“你给我最好的幸福就是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的世界里,让我永远都不要看到你,我就一定会幸福。”
 
    他痴傻的问她,“真的吗?”
 
    孙小乔狠心回答,“对。”
 
    崔闫玺忍痛成全,如果她的幸福是离开他,那么他没有理由不成全,因为他的幸福是要她幸福,忧郁的低音悲悲凉凉,“我知道了,那你走吧。”

当前网址:http://clickfork.com/a/fanhuashijiepingtaidenglu/20180705/20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